首页> 教育 > 三代学生眼中的于漪,有怎样的“我与于老师的故事”

三代学生眼中的于漪,有怎样的“我与于老师的故事”

2019-11-12 18:48:32

余一有许多头衔和荣誉,但她最喜欢的头衔是“老师”。余一曾经说过,“教师首先是一个有资本的人”,因为她最想成为一个有良知、有责任感和内省的教师。作为上海第一批汉语教师之一,宇易的班级几乎是开放的。

在她的发掘和培养下,一批批年轻教师涌现出来,形成了全国罕见的“超级教师”队伍。她“教”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年轻教师,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教学专家。

跟随余一学习语文教育的方式,我也感受到了余一做人的方式。在三代学生眼中,余一有什么样的“我和老师之间的故事”?

每堂公开课都有第一堂“实践课”

回想起来,在余一的三年教学中有许多“第一”。

"我是班上第一个上台练习演讲的人。"王巍说道。练习口语就是专注于老师给的话题。当与全班同学交谈几分钟时,全班同学将评估并打分。最后,老师将根据每个人的意见给出分数。他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口语练习的主题是“一件有趣的事情”。

那时,王伟正在谈论在小学马戏团里看猴子爬电线杆。余一表扬了他的大嗓门,肯定了第一个登上讲台的勇气,并给了他80分。今天,当王伟面对数十甚至数百堂公共课或讲座时,他将会亲眼目睹第一次“口语练习”。"这80分提高了我的信心和勇气。"

那时,在学习的时候,王伟第一次知道学生可以在课堂上提问和挑战老师。在他看来,在宇易教他的三年里,每堂课都是开放的,这是一堂真正的开放课,没有预设或排练。在每节课之前,余一只分配了一个任务——预习课文,仔细朗读,仔细阅读,在课堂上提问,最好是问老师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“孩子们都很有表现力。我们都希望我们能在课堂上提出高质量的问题,老师总能在他的解释中平静地解决我们的疑问。三年的公开课让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一个“真实”的词,没有表演,没有装饰。对学生和老师来说,课堂上不允许“假冒”

那时,语文课有多种形式。王伟第一次走上讲台上课,不是在他成为老师之后,而是在他初中的时候,余一让他的学生成为“小老师”给他的同学上课。他还第一次独立编辑小报、独立主题、写文章、采访学校的老师和员工,然后排版、编辑和美化...

20世纪80年代初,生活条件相对困难。宇易拿出他的特殊教师津贴,让每个学生买他最喜欢的书,并建立一个班级图书馆。王伟说当时的语文课很快乐。我第一次感受到汉语学习的广阔空间。语文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课本知识。

学生们捡粪施肥,从“清洁工”成长为“组织者”

怀着当老师的梦想,布建不顾初中老师劝她进入重点高中的努力,毅然选择了上海第一,从16岁到19岁,布建建第二师范花了整整四年时间,然后离开了教学岗位,担任杨浦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和区老干部局局长。余一老师以“为人正直、以身作则”的办学理念渗透到教育教学管理的全过程,一个接一个地培养了二年级学生卜坚说。

穿校服在今天已经成为一种共识,但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还是一件新鲜事。当时,二年级女生占80%以上。当他们得知学校需要校服时,每个人都很抵触。宇易知道后,他鼓励学生参与设计、比较和选择以及计划决策。当每个人都穿上制服时,他们消除了当时的悲伤,非常兴奋。

“校服是深蓝色的,有西装领和夹克款式,直裤或a字裙,白衬衫,大红色领带,一双白色中号袜子和丁字鞋。稳重得体,落落大方,充满时代气息。当时,二年级学生穿着校服和校徽一起旅行,成为路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赢得了许多回报。”卜坚认为,余老师成功地用校服构建了师范生健康自律的社会形象,增强了学生对学校和教师职业的认同感、归属感和自豪感,并在社会中产生辐射和引导作用。第二师复课后不久,它成为上海乃至全国的一所领先小学,吸引了各地优秀的初中生前来申请。

第二校区占地约66亩,有丰富的绿色植物。那时,整个学校都没有要求打扫卫生。所有的清洁工作都是由学生以班级为单位轮流做的。每天早上7点以前,学生们已经很忙了:一些打扫地板,一些打扫走廊和厕所,一些去厨房帮忙厨房,还有一些“服务”绿化带里的花草……”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两人一组,扛着杆子和桶,去下一区的粪池“捡粪”给绿化带里的麦冬施肥。我们六七十年代出生在大城市的学生,虽然独生子女不多,但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磨难。没有几个学生无动于衷地思考和抱怨。”卜坚说。

由于这个原因,校长一直很认真,很有说服力,使学生们逐渐意识到,“国家训练我们上师范学校,不仅免费,而且每个月都有补贴。我们应该心存感激,以使命为导向,让“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”成为一种行动意识,陶冶情操,营造良好的校园环境,培养责任感和家庭、国家感。”

除了保持校园整洁之外,余一大胆放手,让学生们自行组织和管理日常锻炼、运动会、戏剧表演和接待活动。一段时间后,学生们“可以把双手放在肩膀上”,从二年级的“清洁工”成长为校园各种活动的“管理员”。

她从未对孩子们的要求说“不”。

二十年前,刚刚走出象牙塔的谭宜斌在上海第二师范学校教中文,宇易是那里的校长。十年前,当时已经很老的余一担任了上海语文教师培训基地的主持人,谭宜斌有幸“重返火炉”成为基地学生。如今,她已经成长为上海的一名高级教师和市教委教研室副主任。到目前为止,她不会忘记那次“金山之旅”。

基地活动在金山远郊的中国师范大学第三附属中学举行。每个人都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说服余一不要亲自出席,但老人坚持要去:“只要是我的基地学生所在的学校,即使距离很远,我也不会落后。”一大早,余一准时到达。她坚持和每个人共用一辆货车。陪伴她多年的黑色包鼓鼓囊囊的。她一上车,就从包里拿出一袋鸡蛋给了每个人。“我今天早上才煮的。趁热吃吧!”鸡蛋像奶奶小时候煮的鸡蛋一样温暖可口。

开车将近两个小时后,余一的脚肿了。但是她一到中国师范大学第三附属中学,就一头扎进教室听课。中午,她迅速抓起两顿饭,放下筷子,匆匆赶到教室去见她的同学,敞开心扉谈论她的学习和生活。“我们终于见到了余一老师!”整个教室沸腾了,快乐的笑声从教室里飞了出来。

在余一担任著名语文教师培训基地的主持人之后,他还担任了上海语文学科道德培训基地的主持人。在松江民间音乐学校举行的一次教学研讨会上,学校的小记者们忙着问余一,“亲爱的余老师,你觉得网络语言怎么样?”"你的语文很好,你学习的时候数学怎么样?"

孩子们的问题滔滔不绝,但他们不知道当时80岁的余一已经在教室里听了四节课,后面还有一节评论课在等着她。谭宜宾想从中“挡道”,但宇易耐心地逐一回答了孩子们的问题。她不会拒绝孩子们的要求。新世纪以来,余一总有很多事情等待着我们去做,比如标准考试、教材复习、课堂评价和教师培训。她不会拒绝这些工作的要求。

杨浦高中的宇易语言教学研究小组先后从6名特级教师中脱颖而出。多年来,她任教基地的许多年轻教师也被评为超级教师和普通高级教师。80多岁时,她连续三届担任上海中国学科道德教育基地的主持人,携手教授100多名青年教师,帮助他们在中国学科中牢固贯彻学科道德教育理念,推动学科道德教育的建设和实施。

总编辑:徐瑞哲文字编辑:徐芹图片编辑:曹立元


安徽快三 在线买彩票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500万彩票网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




上一篇:马斯克公布“星舰号”新情报:118米高 它将登陆火星
下一篇:轰隆两声巨响,两道雷劈中正行驶的汽车 目击者当场被吓懵